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芦苇花开暖新家

  1980年深秋,芦苇花开时,我们家乔迁新居。大门和窗户玻璃都还没钱安,父亲说等齐全了再搬,可母亲一刻也不想等了。母亲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大杂院里人多嘴杂,婆娘们个个伶牙俐齿,还爱传闲话嚼舌根,母亲没少受欺负。每当母亲受了窝囊气偷偷抹眼泪时,父亲便说,等批下宅基地就好了。新房子是我妈的救世主,更是世外桃源。

  父亲只好依母亲,用酸枣树枝捆了个临时的大门,窗户用塑料布封住,家里除了三张木板床、一张破桌子、五张木板凳和一个破柜子外,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台破收音机了。但母亲对这个新家非常满意。当天晚上,母亲煮了一锅白菜豆腐汤,让我们吃了个够,饭后还破天荒和父亲合唱了一曲《沙家浜》选段,那是我第一次听母亲唱,高处唱不上去就喊,低处低不下来便念,却唱得不亦乐乎,把我们逗得肚子疼。

  新家在山脚下,我们是最早入住的。夜里风吹着塑料布呼啦作响,酸枣树大门也被吹得窸窣声不断,荒山野岭只我们一户人家,让我联想起蒲松龄笔下的鬼故事,越发害怕了。母亲说,害怕你就高声歌唱。那个晚上,我敞开嗓子唱,唱的啥早忘记了,我哥也跟着唱,后来父母也加入了进来。父亲说,就我们这歌声,有鬼也给吓跑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哥哥上山割了一大捆芦苇,背回家后,母亲捡了几枝大的芦苇插进空瓶子里,剩下的编成了苇帘挂在窗户上,晚上可以防风御寒。霜降后的芦苇长出洁白的芦花,微风一吹,白蓬蓬的花絮轻舞飞扬,妩媚又温柔,为我们清寒的新家添了一丝生机和温馨。

  后来每年芦苇花开时,家里都添置一件新家具。第二年深秋,父亲让师傅打了一张大床,漆了大漆,床裙上还画了喜鹊登枝。第三年,家里买了沙发。第四年,父亲抱回家一台12吋的黑白电视。每年秋天我们家都要破费一次。我和哥哥每年芦苇花开时,都会割一捆芦苇,插进瓶子摆桌上,插在篮子里挂墙上。因为家里有了新摆设,又有了当初刚搬家时的新鲜和喜悦。

  我问母亲,为何在芦苇花开时添置东西,母亲说,因为芦苇花开时我们搬进了新家,虽然家徒四壁,但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日子越过越有劲儿。所以我和你爸约定,以一年为周期,每年秋天添置一件家具。

  芦苇花开时,天气渐冷,大地一片萧索。原来,母亲懂得用喜庆来温暖自己和家人。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20016804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网站维护/安吉新闻集团新媒体中心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2-5600257 | 举报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90036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