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街面人

  街面人在村里是“香饽饽”,很受街坊待见。因为街面人心眼好、能耐大。街坊们说街面人时,往往都是简简单单两个字:可交。

  街坊们有话常挂在嘴边: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这个“老将”,一般说的就是街面人。左邻右舍、前屋后院、家里家外,谁有个难缠事儿,有个麻烦活儿,这个当口,村里人往住都会想到街面人。街面人能耐大,一番低语细声,或者一阵噼里啪啦后,乱麻便有了头绪,大事小情往往有了理顺摆平的步骤,有了圆满结局的法子。

  舅家表兄是个好评不少的街面人,他性格开朗,说话嗓门大。虽然学没上过几年,但表兄喜欢念书看报,上坡下地,口袋里老爱装本书,歇息的空档锹镢一摞,弯腰往地堰上一靠,掏出随身带的“宝贝”就嘟囔开了。起初,街坊们都窃窃私语笑话他,但表兄耐心足,定力强,街坊们往后再没怎么说三道四了。好学,能耐攥得多,人就出落得好。表兄很快当了大队长、村支书,后来还当了建筑公司经理。这期间,东家西户有难事找到他,他大多先应承下来,而后想法子帮着办。家里来了客,村里来了人,他周全权衡,礼数一道也不落。住他后屋的街坊说表兄一年到头帮人打理大小事少说也得六七十个!

  表兄行事正,人缘没得说。五十挂零,病逝下葬那天,他门口的南北街上拥满了街坊邻居。哀乐响时,大家都跟着落泪。上了年纪的村人跟在灵柩后头喃喃地说:“有文化垫底,是个街面人呀!”到了村北头,还有村人跟着送葬,人群出村,一路向北。

  “街面人,不是学来的,是修来的。”我父亲嘴上老挂着这句话。十八岁脱产出外行医,父亲老早就被乡亲称为街面人。他信守一条,当街面人,光学学不来,得悟,得修,心里得有不变的主张,得有乐意当街面人的信念才行。父亲上过私塾,医学书读得懂,把脉诊病之余,书不离手。早年,点煤油灯,灯火昏黄,他有空就捧着书凑到油灯前一页一页地念,用圆珠笔在书页上划着杠,不少还抄在本本上。邻居一同姓长辈有时见了,笑说父亲钻到书里去了。父亲每每都郑重其事:学问少了,医生这活顶不起来呢!父亲不光看医书,我们兄妹的课本他也常翻,糊在房间墙壁上的旧报也看。去外地碰到人家不稀罕的书刊旧报他都整理回来,一有空闲便扒拉着看。听收音机,父亲雷打不动,家里“红灯”牌半导体收音机东屋、西间、里间共有三个。当年我小,少不更事,大了才知道父亲的用心:当街面人,文化是底子,底子不厚实,说啥都白搭。

  父亲识文解字,有热心肠,左邻右舍拜托办个大小营生不推托。西屋一长辈很早患了哮喘,天一凉就遭罪。早年,家穷,住不起院,父亲背地里为人家求亲告友,好几回还垫付钱帮她三九天里住院治疗。有年伏季,村北两户人家因小事动了粗,父亲出诊回家凑巧赶上,便拐弯推门进了人家天井,一番苦口婆心,一阵说事拉理,费了好大劲到掌灯时终于把事摆平了。回家后思忖良久,觉得这类事不细抓常管村里说不定还会有。干脆趁天早,父亲去村委大喇叭上喋喋不休了半个多钟头。第二天,村里老老少少见面都夸父亲的话句句都是掏的心窝子。

  父亲乐善好施,跟村里的街面人一个性格,不斤斤计较。帮人嘛,别仨瓜俩枣地倒饬个没完,吃点小亏,说不定还能换个大便宜呢!揣着这么个心态,父亲和若干街面人一样,乐此不疲。

  父亲晚年身体还好的时候,我曾想抽空陪他回乡下一趟,找几位曾经或现在的街面人跟父亲唠唠嗑,可惜未能成行,父亲带着这个遗憾永远地走了。想来,父亲的这个遗憾,又何尝不是我的遗憾呢!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举报电话/0572-5600257 | 举报邮箱/ajnews@163.com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