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综合新闻

第六片组:做尽“绣花活” 巧破“第一难”

征迁现场

  浙江在线-安吉新闻网7月1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林泽宇)签约164户、拆除126户、征地面积1319亩,分别达目标任务的74%、57%和79%。在城中村改造攻坚第六片组,专项行动启动的3个月时间里,他们交出了这样一份答卷。

  从工业园区跨越至田间地头,不少被征迁户更是此前久攻不下“清零户”、“硬骨头”。对此次进驻片组的攻坚干部来说,面对诸多“疑难杂症”,他们经历了一次次从“心里没底”到“柳暗花明”的历程。近期,片组攻坚的“主战场”之一—南北庄村梅园溪区块的61户被征迁户,全部实现了房屋拆除腾空,这在各大片组的集中攻坚区域中尚属首个,也说明着片组攻坚节奏的加快、形势持续向好。

  成绩的取得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从三个攻坚小故事中,可窥一斑。

  历时三个月啃下“硬骨头”

  “老王签约了。”一大早,第六片组攻坚干部宋文成,习惯性地在手机上输入一串号码,想起这事又挂了电话。他所说的老王,是南北庄村梅园溪区块签约的最后一户。老王的签约,也代表着该区块的签约任务圆满完成了。但对宋文成来说,长达3个月时间的“拉锯战”,老王这块“硬骨头”啃得有些费劲。

  老王年过6旬,在街坊邻里中人缘不差,每次攻坚干部上门,对待他们的态度也还算热情,但聊到他家的征迁,老王便要“吐槽”一番。原因为何?“老王家大女儿已出嫁、小女儿尚在读书,家中只有一个儿子,达不到分户要求,却因历史遗留问题家里两套房子办下了两个户口。”宋文成解释,按照一般征迁办法,一户一宅,老王和他儿子每人可以拿到一笔补偿款,但老王家情况与政策法规不符,也就没有了补偿渠道。就为了这事,老王心里有疙瘩,怎么也说不通。

  其实老王的问题,通过国土监察手段也有解决渠道。但这势必带来更大的矛盾,出于后续工作推进考虑,攻坚干部每两天上门做一次工作、一天一通电话,希望能够柔性解决。一次上门,他们得知老王的大女婿因工作原因常年与国土部门打交道,当即要了电话号码,想让老王他们自己做“裁判”。

  这次“无心插柳”,收效却十分好。在汇总了所有土地、征迁政策材料,发送给老王大女婿后,他咨询了多个不同地区的国土部门,得到结果与我县一致。因此,一周之后,他们就给出了答复:同意签约。“都说征迁是‘天下第一难’,但再难也有渠道做通工作,征迁其实是事在人为。”宋文成说。

  与时间赛跑的一次签约

  比老王签约时间稍早,单女士家是梅园溪区块签约的倒数第二户。她签约的节点更为特殊:距离第六片组集中签约奖励发放结束时间仅20分钟。

  这是一次与时间的赛跑,错过了,单女士家将不能拿到5万元的签约奖励,再做工作无疑难上加难。“我们对单女士的印象是既陌生又熟悉。”攻坚干部姚月震说,因为单女士长期住在县城,多是与她电话联系,没打过几次照面;但高新技术产业园的“老征迁”们对她情况熟悉,此前她家亲戚经历过几次征迁,对征迁流程清楚。

  就算是电话联系,也十分困难。攻坚干部往往客气寒暄后,想把话题引到签约上,对方就会抛来“政策已十分了解”“我家的评估你们还没做细”等话语,甚至有很多次电话不接。“她是故意躲着我们,以为冷淡对待就能争取到更大利益。”干部们清楚地记得,与单女士仅有的几次照面中,对方都会火急火燎地拿着评估单指出漏缺,分明有很强的签约意向。

  但眼见既定的签约节点越来越近,大家都有些焦急了。“以前都是和她谈政策、讲效益,要不我们换个思路,让她亲戚现身说法,聊聊家乡的发展?”几名攻坚干部稍作梳理,便找到了单女士的堂亲,陪他到单女士家中“公关”。

  “现在区块内就剩下两户没签,以后那里将临近高速路出口,也是规划内的工业区。”“你看看,与你老家仅数百米之隔,梅园溪景观、齐云路断头工程都在建设,不能因为你们,耽搁了家乡发展。”这些话入耳入心,单女士沉吟半晌,表态她还要考虑考虑。

  等到签约奖励发放的最后一天下午5点,单女士拿着评估单来到指挥部,有了前期的交流基础,这次她的态度明显“软”了许多。“门前的几颗树、家里的装潢还没算清楚,你们得尽快给我答复啊。”听到这席话,干部们情绪高涨:从5点到7点,联系第三方机构、组织村干部、重新上门评估一气呵成,并苦口婆心劝说至深夜。

  晚上11点40分,她终于在签约单上签下了名字。“想通了,不签约家乡发展不起来,还是要为大局考虑。”单女士说。

  一夜辗转两地的上门服务

  7月3日刚吃过午饭,攻坚干部邵连根、张亚雄和童超就商量起来。

  “老陈一家现在签约意向明确,我们得趁热打铁。”“他家两套房子,涉及5名被征迁群众,且部分住在外地,交流不畅随时可能发生变化,要避免夜长梦多……”三人一合计,决定当晚行动,把老陈签约的事尽早定下来。

  老陈是长乐区块的征迁“清零户”。2013年,高新技术产业园征迁干部因为园区的开发建设,曾几进几出他家,却始终未谈妥。说起原因,他们解释,之前对老陈的情况没考虑周全,工作做得不够细,缺的是“临门一脚”的功夫。

  “比如,老陈现在行动不便,住在余杭的儿子家中,但儿子腿部肌腱受伤,不方便往返安吉;又比如,家住建德的女儿不会开车,平时工作繁忙,也不会到安吉签约。”邵连根细致地讲述着老陈家的情况,显然,这次前期工作做足了。“所以,要想做通工作,上门签约是必要的事。”

  说干就干!下午5点,刚结束手头上的工作,三人便驱车前往余杭。见到征迁干部来了,老陈和他儿子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诧异和感动。没什么客套,双方交流了一下合约上的细节和当前政策,马上签下了协议。顾不上喝杯热茶,他们又马不停蹄赶往建德,当时已是晚上11点,为了不打扰老陈女儿休息,他们约好次日清晨6点上门签约。

  “你们要不留下来吃餐早饭吧,这么长时间下来也不容易。”老陈女儿看干部们辛苦,提出了建议。谁知,干部们却摆摆手,笑道,“不了,我们得赶快回家,手头上还有几户被征迁户要跑。”

  采访手记

  采访中,一位攻坚干部说,征迁就是征心,征不了心就征不了房,征心就是要解决对方的思想顾虑和包袱。诚然,离别故土、拆除旧居,对被征迁群众来说,他们经历了一次次思想上、感情上的斗争,征迁的难点也在于此。一些“清零户”、“钉子户”可能因为主观原因而存在,但深入剖析,他们也许是因为对政策不了解、交流不通畅而导致,这其实是有突破途径的。

  征迁先“征心”。第六片组的三个故事背后,都隐藏着这样一条相同规律。老王心里的疙瘩是遗留问题原因;单女士不签约可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但关键是内心没有和发展大背景同频共振;老陈一家则由于身体、工作等条件所限不能现场签约……这些看似细碎没有大用途的信息,其实都可能成为征迁的突破口。每一次上门走访、电话联系,攻坚干部们不妨多记记、分析这些信息,充分尊重、理解,设身处地为被征迁群众着想,这或许将收获不一样的效果。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