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我这四十年

  人生是莫测的,命运也不会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生活的偶然、社会的变迁,都可能改变人的一生,是福是祸,貌似只能“听天由命”,然而“事在人为”,艰难也能化险为夷,就看你的智慧和能力了。总之,人生不会一帆风顺,只要做到了“得不过喜,失勿过悲”也就行了。

  我出生于安徽广德县南乡大山沟里一户小地主家庭。爷爷是晚清秀才,父亲亦毕业于安徽法政学堂,算是个“书香门第”,但那时已家道中落。我的童年,正值内忧外患、社会动荡、战火纷飞的年代。我东奔西走,断断续续读了八所学校,读到高中一年级时就解放了。高一成为我的最高学历。

  解放后我辍学在家。一天,家中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我的表叔陈玉田(姑婆之子,浙江孝丰桐坑人),他受我的同学谌焕文之托,专程来请我去杭垓完小任教,时间紧迫,必须三天内报到。得此佳音,全家人喜悦万分,大哥更是为我的前途而庆幸。第二天,我就整装启程赴任。我虽不是师范生,但对于备课、钻研教学业务十分认真,讲课博得一致好评。两年后就调到孝丰县城,全县最大的完小——苕源中心小学任教导主任,该校是一所具有悠久历史的名校(潘天寿、胡宗南等许多名人都曾在此校任教过)。时年23岁的我更加勤奋工作,教导工作更上一层楼,教育局派专人来校视察总结经验加以推广。

  正在如日中天之时,1957年的整风运动不期而至,在教师中也大张旗鼓地开展起来。我是个直言不讳的人,对教育工作提了许多意见,尤因党用干部“唯成份论”这一条而被划为右派,劳动教养五年。解教后下农村继续管制劳动,直到粉碎“四人帮”,历时20年。1978年摘帽回到教师队伍,至今已刚好40年。

  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和成就,旷古未有,写是写不完的。我只能用“换了人间”来概括。我也“换了一个人”。回顾历史,决不是为了抱怨过去,而是为了歌颂当今。人只有向前看,才能见到彩虹和希望。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之后我被调到安吉师范任教美术和心理学,全身心地投入到书法艺术的探研中去,临帖、苦练、不分昼夜,书艺终有大进。开始参加各类书法展赛活动,终于在书画报刊上发表作品和专题介绍,其中有《书法》、《中国书法》、《书法报》、《中国书画报》等数十种。在长春、郑州、杭州、深圳、湖州等地举办个人书展11次;应邀赴外地进行书法活动不下数十次,走遍大江南北、塞上草原,将书法艺术送到痴迷者手中。至此,书法艺术已经成为我不可分离的生活伴侣,在中国书协主办的国展及各地各级书展展出150次以上,获一等奖39次,二等奖48次,三等奖37次。书法艺术成为我的精神寄托,求字者也纷至沓来。声誉大震后,引起县领导的关注,决定付酬要我提供书法作品200幅作为礼品赠来宾,以便宣传安吉,这实际上给我的书法艺术加大了宣传力度,令我感动不已。

  不久后,我被聘为浙江文史馆馆员。同聘入馆的成员大多是浙江文化界名流,这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的奇迹,真的体现出人生的价值,那时我已75岁了。

  步入晚年, 80岁以后,我外出活动渐渐少了,更不参加任何书法的展赛活动(特邀例外)。我开始静下心来读书思考,写点东西留给后人。我曾经说过:“人生一本书,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人生越写越精彩,就怕你不愿意去写”。经过夜以继日笔耕不辍,到目前已基本完成初稿的有《草根谭》(3万字)、《书法人生》(回忆录约40万字)、《诗词吟草》(260首2万字)、《书法论文》(20万字)、《板桥体初探》(约2万字)、《曹寿槐书法作品集》等六种专集。《草根谭》与《书法作品集》已出版发行。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