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古镇象棋摊:忆往昔,楚河汉界战正酣……

  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安吉全县的中国象棋高手,都云集在梅溪古镇,当地象棋选手的战绩,称雄全县名震四方。而当年展示全镇棋坛风采的地方,有数处市井场所和两处特定地点。

  市井场所,就是全镇从上街沿河而走至下街,有四处茶馆或老虎灶的大门进口处,时常有数人围着一张茶桌,边品茶,边在标有“楚河汉界”的棋盘上厮杀,棋盘或是纸的,或是木的,不一而是;红、黑双方拼到鏖战正酣时,往往各自嘴里情不自禁迸出“将、将”的叫喊声,手上的棋子,“啪”地落声而下;更有甚者,是旁边观棋者会“输了、输了”的,发出种种声律不一的叫喊声。

  特定地点,我记得有两处:一处是上街摆渡口的棋摊,是上街部分棋友常常光顾的地方。棋友们以切磋棋艺为主,没有赌博的成分。每天的工余或者周末,尤其是夏季夜晚纳凉之时,这里最显热闹。棋友们为了能坐上板凳下棋,往往要排队叫号,即当一方输盘后,候着的棋手才能轮上,与上盘赢者展开对弈。在这里,镇上的大部分象棋高手都会露脸:如牙医严春芳、黄砂公司的高丰、饮服公司的姚卫民、医药公司的蒋大荣、合作商店的李松青等,这几位曾是当年安吉棋界成人组前三名的轮座者。另外,就是住在上摆渡口附近的沈氏两兄弟(哥哥沈恒是供销社职工,弟弟沈艺是安吉一中体育教师),更是当家常客。有时候,会是兄弟俩人对杀一阵,而且杀到难分难解时,俩人嘴中都会发出一声声“叫爹唤妈”的口头语,常常引得观棋者阵阵大笑。另一处,则是地处镇中街头的邮政局门口。因为门口有块较大的空地,摆上棋摊不影响来往行人交通;而左右两侧的花坛外,有一圈水泥浇筑的矮墙,也便于观棋者倚靠。这里是当年镇上象棋擂台赛的主战场,常年有盲人棋手做擂主,摆着各种残局棋谱,供挑战者前来破阵。当然,这亦是这些盲人棋手谋生的手段:每局以五角或一元下注,作为赢输的金额。我记得那些年头,摆摊常是一位年约五十岁的盲人棋手,个头高高瘦瘦,留着长须,鼻梁上架着墨镜,颇有一副深不可测的大侠风范。

  棋迷要观棋,首先要略知中国象棋历史的一二。中国象棋有着悠久的历史,远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象棋的正式记载:当时被称为“篦篦象棋”。下棋的艺德有何讲究?有棋谚,对旁观者的要求:“观棋不语真君子”;有对当局者的要求:则是“举棋不悔大丈夫”。棋谚,还告诉人们:下棋时,不要太在乎输赢:“胜败乃兵家常事”、“棋是木头块,输了再重摆”。棋谚,还对人间一切事物做了一个精辟的论断:最为流传的一句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见中国象棋文化哲理内涵的深邃。

  观盲人棋摊对弈,对棋迷而言,则是至高的享受。记得在1974年至1976年的三年间,该镇上的盲人棋摊,曾一度波澜不惊,是因为一人之故。此人是十八岁的湖州知青孙志先,曾随姐姐一家来梅溪短暂打工、大破盲棋,名声鹊起,被当时棋迷们拥戴为“小湖州人”。

  据说,那时湖州有个白姓的军官子弟,随同几位儿时朋友,去梅溪街上白相。一天无意间,听说镇上有个盲人象棋很厉害。喜好下棋的他,在朋友的簇拥下,来到邮政局门口看棋。果然:棋摊前人头涌动,看到人圈内盲人与一位棋手,正在棋盘上红黑双方博杀。没有多久,那位棋手就败下阵来。接连三盘,盲人棋匠都盘盘胜赢,他自然收进注钱,放入囊中。这时,这位小白棋迷,实在按捺不住欲战的念头,在同伴的怂恿下,满怀信心坐上凳子,与盲人对弈。说时迟、那时快,“当头炮,马来跳”、“兵三进一”……不一会,小白执红略逊一筹。这是一个典型的中炮局棋势。棋谚云:中炮局—“起炮在中宫,观棋气象雄。马常守中卒,士上将防空。象要车相附,卒宜左右攻。居将炮车敌,马出渡河容。”没有二十个回合,小白因不适盲人棋路,先败下一局。年青人血气方刚,又是初到梅溪这个陌生地盘,从脸面上也过不去,接着又下两盘,仍没胜敌。无奈间他摸出盘钱,拱手让他人上坐。归去途中,小白仍有翻盘之念。

  第三天,这一幕让同是湖州人氏的孙志先得悉。他与小白原先在湖州时也偶有交锋,与小白对弈,孙是胜多失少。于是在小白数人的极力相邀下,孙志先歇了一天的工,先在家摆谱、研阵,后与小白数人,在傍晚来到盲人棋摊前。果然:这里还像前两天一样,人头攒动,十分热闹。小孙在摊前仔细观棋两盘,对盲人棋路略知一二后,就上前就坐,作一棋人惯用手势、叫一声先生后,执红而始。小孙“兵七进一”,这着谓“仙人指路”,目的是试探对方棋路,这时黑方一般是“跳马保卒”;接着小孙又“炮二平五”,这是摆起“当头炮”,直接威胁黑方中卒,刚猛直击;这时黑方便“跳马保卒”或“还架中炮”……就这样,小孙与盲人棋手,一回回厮杀,不时有妙招出手,引得观棋者“啧啧”叫好。突然间,小孙一个“双炮沉底”,因黑方不及“上士让将”,而让“将”困死宫中,败下一局。这时的小白,竖起右手大拇指,朝小孙面前晃了晃,表示点赞。多日来,无人胜盲人棋手的场面,被打破了,这刻观棋者蜂拥而至,真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这时的我,一则被人墙挤出圈外,二则要赶紧回家做晚饭,对接下来的两局没能目睹观战。但第二天下班后再去观棋时,听乡人棋迷们说:昨日早胜了一局的小孙,那时心中信心大增,对第二局、第三局的开局布阵、中局对弈和残局拼杀,也有了全盘计谋。第二局、第三局对弈,小孙又胜了。据棋迷们说:小孙赢了三局后,很有礼数地向盲人棋手说:“师傅,学生告辞了”。后来有人听到小孙跟棋友说过这样的话:“盲人棋手摆摊,是为了谋生,我则是为了切磋棋艺”。

  廖廖数语,道出了当年小孙的不凡棋风棋德。是啊,“河界三分阔,智谋万丈深”,中国象棋讲究的是练智练谋,而不是借棋营生。

  真是无巧不成书。不久前,我搭乘的士回安吉办事,而司机正是当年以高超棋艺威震安吉、梅溪象棋界的孙志先师傅;而今的他已是近六十岁的老者。因他姐夫是我当年在电厂工作的同事,交往不少,所以对当年他在梅溪下棋的那段趣事,了如指掌。

  我们在车上聊着,对孙师傅的棋史,有了较详尽的知悉:他家住湖州小西街上,家门口有个皮匠摊头。七、八岁时,就看时年五十岁的皮匠,与别人下棋。当年放学回家后,他常在家里摆上棋谱,回忆白天大人下棋的套路,自己复盘思考,棋艺长进很快,渐渐地周围的大人棋手,都被其战败。他哥的同事阿德师傅是湖州钢厂的工人,棋艺在湖州颇有名气。他就拜其为师。在1974年十七岁时,获吴兴县少年组冠军;1975年在德清县参赛,获地区少年组亚军;在梅溪与盲人棋师下棋,是1975年下半年的事。后来他就作为知青下乡到妙西农村插队。返城后,因忙于生计,渐渐淡出棋界。不过他还深情地说:梅溪当年的象棋阵势,是安吉全县最牛的,我也输给过严春芳先生这样的高手。

  后来据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镇上曾产生过两名少年棋手,获得县赛的冠、亚军。我想这或多或少受到该镇老一辈棋手们棋艺棋风的熏陶吧,而街头棋摊更是当年老镇文化的一种鲜明的传承。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