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战场山探古

  安吉有个“战场山”,恐怕好多人都不知道,就其名称而言,已昭示其非同寻常。

  在天荒坪镇横路村南连绵的天目山东支山脉中,有一座高高耸起的山峰,站在潘村向南眺望,山峰下有一片竹林,顶部像海平面似的,平坦而开阔。当地人告知,那里就叫“战场山”,海拔925米。当地盛传此乃是杨家将穆桂英的营寨。查阅相关史料,北宋杨家将的活动区域主要在北方,并未到过江南。那么,战场山上到底有没有战场的遗迹,是哪个年代留下的,又有哪些秘密等待着我们去探索发现呢?一日,程永军老师带着我奔向那神秘之地。

  年过半百的程老师身轻体健,攀爬如飞,一会儿将我甩出了很远,而正当青年的我却是气喘吁吁,望其兴叹,怎么也得爬几步坐一会,想必这是他数十年来从事文物调查工作练就的本领了。如此约摸1小时左右才达半山腰。此处山路更为峻峭,每前行一步均非常困难,更兼漫山蚊子飞扑迎面而来,热情之至,体无完肤。然而,我们心系的重要遗迹却仍待嫁闺中,迟迟未有露面。顺着山路继续往山顶上爬,一处遗迹终于出现:三个面积各约1平方米的圆形土坑,“这是战壕?还是坑灶?”程老师自言自语道,随即在外围展开调查,但未发现其它。一会儿工夫,已不见程老师的踪影,我索性待在原地,坐等他的消息。

  过了20多分钟,从远处传来了程老师的声音:“小王,我已到山顶,没有发现什么。从山顶上看,我们要找的地方应该在山顶下的东面,我们不仅多走了路,还走错了方向。”听到老师的声音,我欣喜若狂,从一望无际的中原盆地来到满眼大山的安吉工作,有史以来第一次踏进深山,而且长时间的独处,恐惧的心像是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你在原地等着,我们还得从下面绕道。”程老师的话在山间回荡。

  从山顶下行20分钟许,顺着一条岔路向东进入一片竹林,其地较为平旷,面积有数千平方米,“应该就是这里!”程老师自信满满地说。一块巨石在竹林间突兀而起,高约4米,围约数十米。当地村民相传:战场山上有一块巨石,顶部有两个很深但不大的孔,据说是穆桂英插宝剑的,所以叫“宝剑石”,程老师决定登顶一观。然而,巨石陡峭圆滑,四周并无可依仗之物,穷尽各种办法也难以登顶,只能望石兴叹:“可惜了,有个梯子就好了。”于是开始探索周围。

  由宝剑石向南前行40余米是一扇残缺的石墙,高约1米,长约数十米,部分地段墙体保存尚完整,可依稀见到规整堆砌的青石,中间分出一个缺口,宽约1.5米。程老师精神为之一振:“小王你看,这是一处明显的人工遗迹,你仔细测绘一下,我到前面看看。”一会儿又传来程老师的声音:“小王,赶快将柴刀拿来。”声音急促,一时吓煞了我:不会有什么异常情况吧?赶到后,看见了程老师兴奋的样子。“你看这是什么?”只见他蹲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已用手清理石台上的残枝和蔓藤,随后,暴露出数个柱洞。经过俩人长时间的共同努力,一个令人激动的发现赫然呈现在面前:10平方米左右的平台上,分布有10余个柱洞,直径约8厘米,深约10厘米,里面满是青灰色淤泥,可以看出其年代久远。其旁尚有数条沟渠状遗迹,长短不均,顺坡而下。毋庸置疑,这是一处较为明显的人工遗迹。此时,我斜视了一下程老师,不由得暗自佩服起来,他的野外调查能力真是绝了。“你看,这些遗迹有没有什么分布规律?”果然是行业专家,当我还在沉迷于发现遗迹的兴奋之时,程老师已经开始深层次思索了。受制于工具及人手等方面的原因,程老师决定暂缓扩大清理该遗迹范围,留作日后发掘。此时离开,显然不能满足老师的好奇心:“你把这些柱洞拍下来,我到周围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程老师又一次消失在茫茫竹林之中……

  上山之前,村民告诉我们,这山的东面有一条古道。于是,我们就向东侧山体穿行。东行不久,原本依稀可见的道路隐没于莽林之中,程老师只得自己开路,我则跟随其后。半小时后,我们又发现一处建筑遗迹,只见小道旁存留有一个石块搭建的类似石窟的建筑,保存尚好,高约0.5米,宽约1.5米,进深约1.5米,里面空无一物。“这是什么,是一小庙吗?”老师也疑惑不解。继续前行,蓦然发现我们已经走到峭壁边缘,好在尚有一些竹子等植被作为依仗,得以艰难行进。跨过数条小溪之后,我们又发现一处石构建筑遗址,除了一批杂乱的石块堆外,还残存着一段长约10米、高约1.2米的石墙。其后继续向前,却发现无路可走了。此刻,回去的路也难以辨别,于是我们只得漫无目的地顺着山溪,踏着湿滑的岩石向下寻去,多少次我俩滑倒在地又爬起,场面狼狈不堪。

  如此跌跌撞撞下行半小时后,一条羊肠小道终于出现在眼前,旁边尚有一个铁质大水箱,很显然,我们已经快到山脚了。此地并无蚊虫,我们久坐了一会来恢复体力,其后一鼓作气,沿着小道下行,看见一处建筑工地,方知是天建公司在此开挖隧道,我们解放了。

  来到山脚,我急切地询问老师:“山上的遗迹到底是什么性质,哪个年代遗留下来的?”程老师笑笑对我说:“对历史、对文物的探索不是一回二回就能得出结论的,需要结合多方面的资料来综合分析。虽然上战场山困难重重,但决不会是最后一次。”老师的一席话点醒了我,弄清遗迹果然重要,但探索发现的过程是我们所需要掌握的基本技能。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