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白云深处杀声响(下)

  几年之前,我收到了一封从县委宣传部转交过来的信件,是安徽合肥干休所的一位老同志写的。可能是因为我经常写一些有关孝丰西圩人文方面的文章,他便向我打听一位战争年代生活于西圩的救命恩人。然而非常遗憾,因为水库的建造,西圩村几十年前就已不存在等多种原因,最后我没有能够找到他提到的那个人,未能帮助他完成心愿。

  这位老同志1945年前后在西圩生活和战斗过。据此推测,他参加的正是新四军抗击国民党顽固派的天目山战役。

  相关天目山战役的史料非常详细,其中关于第三次反顽战役是这样描述的:1945年6月19日,国民党第3战区集中15个师(纵队、旅、突击队)45个团(支队、突击营)共7.5万人,向粟裕指挥的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全面进攻。19日晚,国民党军第52师主力第154团进抵浙江省孝丰县西新桥头、百步村、西圩市一线,另一主力第155团进抵孝丰城西北虎岭关、小白店一线。隐蔽集结的苏浙军区部队突然包围第154团、第155团。经一昼夜激战,将这两个团基本歼灭,并歼灭独立第33旅1个营。20日下午,新四军主动撤出孝丰城,将国民党军右翼兵团主力四面包围。23日晚发起总攻,经两昼夜激战,将国民党军第79师及突击第1、第2纵队大部歼灭,新四军乘胜追击至黄湖镇。

  仅此次战役,新四军毙伤顽军3500余人,俘顽军2887人,缴获山炮1门、战防炮1门、迫击炮15门、掷弹筒6具、重机枪21挺、轻机枪108挺、长短枪1000余支及大批弹药、军用物资。新四军伤1662人,亡504人,可见战斗之激烈,死伤之惨烈。

  这些文字明确无误地告诉了我们,西圩一带当时已经成了最残酷的前线。嗖嗖的炮弹飞向山林,轰隆隆的爆炸声引得山谷回声阵阵,硝烟映红了半边天空;哒哒哒的机关枪声和啪啪啪的步枪与手枪声,交织在了一起,响响又停停,停停又响响,几昼夜没有停息。

  空气中飘荡着烟火味与血腥味混合的死亡气息,整个西圩村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人家烧饭,也不敢睡觉,甚至说话。大家都不知道山里的人们为何拼命,只知道前几天来的那支穿草鞋的军队对人很礼貌,借任何东西都会打欠条;这些天进来的军队穿戴整齐,却总是凶着脸,还抢东西吃,强押着年轻人扛弹药。好在他们都不进到村子里面开枪,更不会杀人,相比传闻中的太平军,还有到西圩来扫荡过的日本兵,要文明许多。除了太平军,另一个直接杀老百姓的,就是日本鬼子。他们在西圩除了杀人,还放火烧了大量房屋,七个鬼子轮奸了一位没及时逃上山的女人,吃的都抢走,带不走的撒上尿,锅碗被摔破。

  太平天国运动,已经过去一百多年了,但太平军的行为依然让人们心惊胆颤。特别是自此之后,西圩地方如同打破了潘多拉的魔鬼盒子,从此战乱不断,尤其到了抗战时期,这里成了老中央(重庆方面)与新中央(南京方面)等几方势力反复争夺的范围,常常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且来了,就不会空着手走,各种捐税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有时要物还不算,还要人。年轻的,扛枪;年壮的,当挑夫。我爷爷就不只一次被征招当挑夫,那支穿草鞋的军队派一位讲四川话的长者负责管理他们,让他们挑着军粮,翻越苦岭关后,一直送到了广德城里,然后就叮嘱他们赶紧回家,因为那里马上就会打仗,还发了他们一些干粮。爷爷给服装整齐的那支军队同样挑过一次军粮,走的差不多是同样的线路,但那次他们都饿着肚子,到广德城附近的时候,又遭到了日本人飞机的轰炸,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印象最深刻的,爷爷说是有一支穿短裤短衣的广西军队,打日本人特别勇敢,面对日本人疯狂扫射的机枪,依然勇猛地向前冲锋,前面的人一批批地倒下,后面的人又一批批地向前冲。但是他们的装备太差了,已经是深秋的季节了,清晨的山林铺满了雪白的浓霜,但他们没有更多的御寒衣物,只是围着一堆堆的柴火睡觉。

  但他们的纪律和那支穿草鞋的军队一样严明,从来都不擅自进入村民的家中,他们派捐税的办法非常特别。他们派代表来村里要求大家到西圩上街的空地上看表演。

  人站齐了,他们派出了两位手持长枪的士兵,一位站在鹰宏岗的山坡上,一位就站在上街头的水塘旁,两人相距足足超过几百米的距离。站在上街头的那位士兵,刚将一只装满水的葫芦,顶在了头顶上,山坡上那位就举枪居高临下啪地一枪。哗啦一下,葫芦碎了,水撒了那士兵一头一脸。但他并不去擦,而是同样举枪就打,从下而上,一枪就打穿了山坡上那位士兵叉开双脚后,挂在裤档下面的葫芦,也是哗啦一下,水全部撒到了地上。

  人们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这群穿短衣短裤的人要作什么。后来保长说他们要粮吃饭,大家就都捐了,希望他们能够早点离开。

  他们都是匆匆来,又匆匆走,留下满山的尸体无人收拾。偶尔会有一两个半死没死的伤兵,村民都会救下来,那位老同志就是其中之一。

  山里臭味太大,那些田地山林村民又都要种植,保长便又会动员大家去山上埋葬他们。大家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匆匆挖坑埋了,入土为安算数。红庙冲那里尸体太多,工作量太大,于是就又一次出现了地垄式埋葬的惨状。听说西圩另一个方向上的大、小王坑那里,也是一样处理的。

  肯定是尸体见多了,对生死看得淡。那位保长解放后被抓住判决死刑,就枪毙于西圩上街当年广西士兵表演时站立过的空地上。在就要开枪行刑的瞬间,他突然回转了头,笑着对那位握枪的民兵说了一声:“兄弟帮帮忙,痛快点。”结果那人吓得手直抖,开了一枪,没死,又补了三枪,还是没有立刻就死。从此,这个地上抽动翻滚的血身子,成了他一生挥之不去的恶梦。

  写到这里,我像是突然醒悟过来:原来红庙冲山谷中岩石录下的声音,或许是多次战斗重叠的场景。但依然不明白的是,为何古今战争,都会选择这里?这肯定是军事学方面的某些讲究,所谓兵家必争之地,指得就是类似这种地方吧。

  以前因为害怕,像红庙冲那种白云悠悠的地方,我是从来不敢进入的。现在看穿了后,胆子大了些,但最近几十年里,却并没有再听人说起过红庙冲里那离奇的现象了。或许是因为周边建造了水库,从而破坏了它的磁场吧?也可能是道路的重新修建?还或许是坡地上长满了翠竹的缘故呢?不得而知。

  没有来由的来,又没有来由的去,如同天边那有根也无根的悠悠白云,这是世间大多事物的规律。就这样,一群人用生命为代价制造的热闹与迷藏,被后来的另一群人有意无意间化作了永久的虚无。唯有白云永远记得,她棉纱般舒展的裙幅下,那一群又一群的人们,曾经鲜活地生活过,奋斗过,追求过,呐喊过,甚至爆发过。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