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白云深处杀声响(上)

  一九五六年前后,一个雨雾迷蒙的初秋傍晚,在距离孝丰西圩村子五里处一片叫红庙冲的坡地里,正犁地的一头大水牛忽然就前蹄下跪,低头猛地挣脱了木犁,然后站直身子,疯狂地向着山谷的外面冲了出去。犁地的汉子愣了片刻后,稍稍回过神,同样感觉到了异样,于是他也跟在大水牛的后面,没命地在泥泞的山涧小道上,奔跑了起来。

  他边跑还边回头向着白云深处的山岗搜寻着什么。但层层浓雾如烟似水,幕布一般将四周严严实实地罩住,没有露出一丝一毫平日熟识的景致。倒是有好几个和他一样晚归的邻居,此刻都和他一样狼狈,纷纷抛弃了农具,还有他们已收获好的红薯一类的东西,从浓雾里冲出,只顾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外逃命,鞋子或是箬笠掉了,也没人敢回头捡。

  太可怕了!怎么会真有这事呀?

  此刻,他们耳边宝剑与长枪之类铁器相互击打的叮叮当当声,已经更加清晰起来,还有人的喊杀声,马的嘶鸣声,甚至还有炮声与枪声,吼吼声与哀叫声,相互交织,仿佛正有千军万马在白云深处的山岗之中厮杀着,随时随地都会将战场移到这片坡地里。而且他们跑得越快,后面追得也更快,声浪一阵紧似一阵地随着他们的脚步向前压来,人人都恨不能长出四条腿来,妇女们则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尤其是迈着小脚丫的妈妈,拉紧了爷爷的手,小脸都跑成了猪肝色,但还是咬着嘴唇一步不敢落下。

  阴兵过路。传说中的事情,这回真实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能不害怕与紧张么?这事以前发生过几次了,大家听村里人讲过,遇到这种倒霉事,要跑得越快越好。跑得快的,一般都不会有什么事。但要是跑得慢的,后来就会不怎么顺,有人甚至很快死了,据说是魂魄被吓散了,成了病。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天气,干脆没人敢去地里劳作了。阴兵似乎总是借着浓雾作掩护,在晴朗的日子里,好像没有发生过。但即使晴朗的日子,若是只有一家一户在山谷里劳作,后背仍然会感觉阵阵发凉。要是再一眼瞥到哪处的山岗上刚好又生起了一团浓雾,感觉就要朝这边扑来,那就只有赶紧抛下农具逃命了,因为阴兵或许就在白云的后面。

  当时正好遇到搞公社化运动,于是几乎毫无阻力地,这片坡地最先加入了人民公社。但即使后来整个生产队的人们都集中在这里劳作,只要有谁最先听到什么声音,做出向外跑的动作,后面准有人会跟着跑,然后大家哗啦一下,全都跑到山谷外面空旷处。

  跑什么呢?大晴天的,哪里来个阴兵!而且即使阴雨的日子,不也总是来的。但大家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紧张啊,经历过的,十分害怕;没经历过的,听人传说,似乎更加害怕。所以只要一阵狼叫,或是其它野兽的打斗声,就会引得大家万分崩溃,望风而逃。以至于几十年过去,每每聊到这个话题时,妈妈还都像当初那样激动,可见这件事情在她幼小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肯定是个古战场。当我有一次偶然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一档节目后,便十分肯定地对妈妈说。

  节目讲述了发生在我国云南省陆良县著名沙林风景区内的一个类似现象,最后考证结果与1800年前诸葛亮率军平定南方少数民族叛乱有关。当年蜀军与南军在战马坡交战,南蛮王孟获特意请深通法术的八纳洞洞主木鹿大王前来助阵,木鹿大王命手下官兵挖了两条长不到四十米、宽不足一米的山路,并将蜀军引到此,虎豹豺狼、飞禽走兽乘风而出,蜀军死伤惨重。于是周围地壳中含有二氧化硅和磁铁矿等具有录音作用的岩石,保留下了当年战场的厮杀声。这段岩石录音,遇到阴雨天强大电场作用,便会释放出来,从而久久地“阴魂”不散。

  安吉一带山体以石炭岩地质为主,这种地质结构中通常会伴生磁铁矿带,所以红庙冲附近为什么会具有这种录音功能的岩石,便容易理解了。

  那么这一带是不是也有过大规模的战争呢?答案也是肯定的,红庙冲山岗中满地骷髅就是证明。只是我目前不知道,它记录的是具体的那一场战斗。

  西圩在北宋初年以前是个原始荒地,文化世家西圩施家先祖最先就是看中了隐居的环境才迁居此地,所以根本不用考虑北宋之前的任何战争。直到了北宋末期,特别是南宋迁都临安(杭州)之后,连接浙皖的古道开通,西圩作为重要的关隘,战略地位空前上升,终于成为南宋军队守卫京师的最后屏障。

  所以最有可能发生在西圩一带的第一战,应该是岳家军在南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抗击金兵大举南下的战斗。当时的情况是宋高宗无力抗御,从扬州逃到建康(南京),又逃到临安(杭州)。后派杜充为江淮宣抚使守建康,韩世忠为浙东制置守镇江,刘先州为江东定抚使守太平(当涂)、池州(贵池)。金兀术则分兵渡江,一路从蕲春、黄岗攻江西,一路从滁州、和州攻江东。此时,杜充派岳飞、王燮率军迎战,而王燮不战而逃,太平、建康相继失守,杜充也投降于敌。岳飞领兵三万击溃方酣等金将后,于十一月二十二日,循领所部自建康经溧阳至广德,邀击金兀侵犯临安并遏其归路。在广德境内六战皆捷,砍金兵首级一千二百余级,并生擒将领四十多人。

  史料中关于这“六战”的描述并不十分详尽,但公认的“六战”中最后一战,即为发生在西圩与广德交界的苦岭关歼叛战。那是建炎四年六月,岳飞自宜兴县张渚率军营以苦岭,围歼叛将戚方。激战中,岳飞亲领铁骑千人,战数十回合皆胜,叛将戚方败后求降,并跪拜在岳飞马前号泣求饶。

  苦岭关山高岭峻,地势险要,原称界岭,岳飞率大军在此围歼叛军时,朝中奸臣有意扣发粮草,将士们不扰民家一草一粮,以找野果挖野菜充饥,奋战不息,但缺水难熬,虽见崖下有泉水数潭,但苦不能饮。岳飞鼓励将士们说:眼下民众之痛苦深不堪言,潭水之苦何以畏惧,应化苦为勇,杀敌振国。言罢,亲自弯腰捧水而饮,将士们深为感动,也都饮下苦水解渴,顿时士气更加高涨,战斗更加勇猛,打得叛军丢盔弃甲,尸横遍野。后人为了纪念岳家军功绩,把“界岭”改称为“苦岭关”。

  这段故事在民间流传很广,但史料依然缺失。比如,具体战场位置就不是那么清楚。

  会不会是在红庙冲呢?从地形来看,此处非常适合打伏击战。当然这里距离苦岭关,毕竟有一定距离,而且安吉山区这种适合打伏击的地形,其实还是顶多的。

  那么,会不会是后来另一场直接关乎南宋王朝存亡的战斗呢?

  (未完待续)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