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夏至栀子香

  “月送银辉雪葩静,不与红紫斗百花。”初夏时节,栀子花款款登场,像邻家小妹一样清丽可爱。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弥漫着栀子香,卖栀子花的老太婆挎着竹篮,竹篮上盖一块微湿的纱布,布上摆放三五朵花苞衬着绿叶扎成束、造好型的栀子花。城里人就像买小菜一样,自然随意地把它们带回家,插进花瓶,馨香一室,花三两块钱就享受到一份价廉物美的雅致。

  栀子花品种极多,最常见的是街上卖的大栀子;另有一种药用黄栀子,花小色黄,味极香浓。笔者有一位学中医的朋友,在乡下租了一片山地种植黄栀子作药材出售。去年,满山盛开的栀子花香竟然熏倒了附近农家养的鸭子。

  从初夏到盛夏,栀子花接二连三地开。单个地看,每朵花都开得轻盈、开得安静也节制。但集中起来情状就大不一样:一树盛开的栀子花,宛若千万张吟诗咏曲的小嘴巴,于阵阵清芬中演绎着热烈和奔放。盛夏过去,栀子花开的过程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那独特的馨香仍然留在记忆里,挥之不去,正如唐朝诗人张祜所描绘的那样:“尽日不归处,一庭栀子香。”

  医书上说,栀子性寒味苦,有极大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有语云:“栀子花美颜,其果实呈金黄色,有泻肺火,止肺热咳嗽,止鼻衄血,消痰之功效。”儿时,我脚踝上长了一个疮,奇痛奇痒无比,用过好多药都不见效。后来,母亲听一位乡村医生讲,栀子花是清热解毒之良药,用干栀子花粉敷一敷就行了。母亲如法炮制,没过几天,我的脚居然奇迹般地好了。

  自古以来,兰花、梅花等皆被文人墨客视为宠儿、千叹百咏。栀子花没有兰花那样金贵,没有梅花那样孤傲,可以算是花中的贫民,正如唐朝诗人王建所写的那样:“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中庭栀子花。”栀子花是平民的花,房前屋后、农家小院、城市阳台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它们默默无闻,顾自把身姿低到尘埃里。树下乘凉的老太婆,田间忙碌的大嫂,河边浣衣的姑娘,人人发间都别着一朵栀子花。暗香浮动中,女人因栀子花的点缀而俏丽妩媚,栀子花也因女人的温情而纯洁无暇。

  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栀子花大大方方地绽放,悄无声息地吐放清芬。喜欢栀子花,喜欢它美而不妖的纯朴,喜欢它香而不腻的淡雅……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