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大师眼光如何炼成

  煌煌十二卷《吴昌硕全集》新近出版,在感佩大师旺盛创造力的同时,更折服其极高的鉴赏力。梵高致友人信中曾自嘲:“我们现在的艺术都是在贫穷和饥饿中产生的,而我们连金钱和美女都没见过,难道还能发现真理吗?”仿拟之:“我们对经典艺术都是在印制品中认识的,而我们连古器和真迹都没见过,难道还能弘扬传统吗?”

  “观千剑而后识器,操千曲而后知音。”书画篆刻之鉴赏眼光的练成,需饱览古器金石、善本碑帖和书画真迹。依吴昌硕早期的家境,很难接触到这些珍藏,更谈不上购置。好在生长于浙北山村的吴昌硕抱负远大,不到30岁就频繁外出游学,广交师友。在湖州、苏州结识众多名人学士和大收藏家,广采博收,眼格日高。未成大师前,他就不断锤炼“大师”级的鉴赏眼光。文艺之事,“眼低”而“手高”,未曾闻也。

  在湖州时,吴昌硕在大名士颜文采家里,做过一年左右的司账,并协助主人整理善本及旧藏古董文物。颜家收藏甚富,吴有机会接触到不少历代碑帖、名家字画以及钟鼎彝器。他日夜临摹,眼光和功力与日俱进。

  后来,吴昌硕在湖州又到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陆心源处,协助其搜集、整理和拓印古砖。古砖上大量的文字线条和画面造型,为其在艺术上的继承、创新提供了丰富的滋养。吾乡梅松先生有《道在瓦甓:吴昌硕的古砖收藏与艺术实践》一书,于此多有阐发。其时,吴昌硕还与杨藐翁、丁葆元等名流及姚宗堪、戴望、施补华、凌霞等“湖州六才子”多有切磋。“朋友圈”不仅擅长书画辞章,且富收藏。吴“混迹”其中,鉴赏眼光不精进也难。

  寓居苏州时期,吴昌硕结识了潘祖荫、吴平斋、吴大徵、顾麟士等著名金石书画收藏鉴赏家。他们赞赏吴昌硕的才华和抱负,向其慷慨展示自家珍藏。三代鼎彝、秦汉古印及大量珍贵碑帖、印谱、钱币、古陶、瓦甓、善本古籍及名人书画真迹等,美不胜收。在反复观摩、细心鉴赏中,吴昌硕不断锻就精深高古的审美眼光。其中,吴平斋起到的作用最大。

  吴云(1811~1883),字少甫,号平斋,归安(今湖州)人。自幼好古,家藏鼎彝、碑帖、名画、古印、宋元书籍甚富,藏《兰亭序》拓本达二百种。精鉴别与考据,工书法。其鉴赏力高,考证古物多有创见。著有《两罍轩彝器图释》《二百兰亭斋金石三种》等。曾任苏州知府,家在苏州听枫园。

  吴昌硕曾在听枫园设馆为吴平斋之子授课,暇时治印不辍。吴平斋感佩其刻苦勤奋,便将所藏的古印谱和近代各流派印章无保留地拿出来,让其观览摹习,同时还指点他精研大小篆书,上溯殷周金文,旁及秦砖汉瓦。吴昌硕心摹手追,得益既广且深,鉴赏积累和审美修养由此大进。对此,吴昌硕在《缶庐印存》中有过自述:“予少好篆刻,师心自用,都不中程度,近十数年来于退楼老人家许见所藏秦汉印,浑朴古茂,心窃仪之,每奏一刀,若与神会,自谓进于道矣。”这时期的吴昌硕就像一块永不饱和的海绵,孜孜以求地从艺术彩池中大量吸收营养;又像一只忘记疲倦的蜜蜂,在艺术百花园中广采菁华。在《削觚庐印存》跋语中,吴昌硕说:“余始来吴门,封翁待以群从礼,假馆授餐,情甚挚。余得以观法物古书,摹印作篆,觉有寸进,封翁之惠为多焉。”晚年他曾对友人说:“没有平斋,就没有我昌硕。”

  晚清著名书法家、经学家和诗人杨藐翁(1819~1896,名岘,别号藐翁),从常州知府任上辞官后,居住在苏州葑溪南园一带。吴昌硕一度寄居杨家。1884年吴在南园附近赁得新居,与杨为邻,交往甚密。吴常向杨藐翁请教书法、经学和诗文,得到多方面长进。杨为《缶庐印存》题词:“昌硕制印……方其睨印踌躇时,凡古来巨细金石文字仿佛到眼,然后奏刀,砉然神味真接秦汉印玺。”这是在创作中充分调动鉴赏积累和审美修养之写照。

  清人刘开说:“非尽百家之美,不能成一家之奇;非取法至高至上者,不能开独造之境。”吴昌硕在中青年时期在艺术鉴赏上的“尽百家之美”和审美取向上的“取法至高至上”,为后来“成一家之奇”“开独造之境”奠定了坚实基础。如无博大精深的传统功底和取法乎上的鉴赏眼光,而奢谈书画艺术的创新,大抵是“光着屁股进当铺——拿什么当钱”。而传承和弘扬昌硕艺术,如只从印刷品去认识大师,恐怕多少有隔。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本网电话/0572-5600257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访问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