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西圩山庄

  正应了那句土话:屋不占基。记忆中比现今安城老城还大的西圩,全部拆平后,上千亩的面积远远望去感觉竟然没有十个足球场大小。

  当然走进场地里面,还是感觉出了它的宏大。尘土飞扬,苍茫漫卷的景象,马上就拉低了自己的高度,扩大了视野。空旷从脚下向四周展开,使得远处连绵的高山仿佛成了坡地一般。特别是那座西圩施家的风水山——龙堂山,毛竹已经长遍了每一个角落,完全体现不出当年高耸入云“幽绝数峰随所适”的气势。从科学角度解释,这是参照物的原因,所以描述大西北的画卷上从来不会出现大树,就是因为景致渺小,才能展现大地空旷。

  原来的西圩村庄地势参差,有池塘,也有荒坡。住户搬迁之后,进行过统一的库底平整工作,地势较低的西圩街上,起码平均被填高了十几米,这一点从施家六房露出的墙基就可以判断出来。那一小段施家六房墙基的高度起码要超过大门的位置,而施家六房的水平墙基下的石砌排水沟还有一人多深。以前为了排水顺畅,爷爷每年开春之后都会下到里面,进行疏通工作。

  风水学认为选址须以风水观念中的“气说”为重要依据。“气”的聚散可以决定村落的兴与败,家族的荣与衰。而“气”是抽象的,必须通过环境的“形”来表现,正所谓“气”者形之微,“形”者气之著也。风水学对山形凶吉有这样的评判:“山厚人肥,山瘦人饥,山清人秀,山浊人迷,山驻人宁,山走人离,山勇人勇,山缩人痴,山顺人孝,山逆人亏。”所以一般四周高中间低的地方,并不适合盖房子,因为风水学认为那是“囚徒之地”:即气场呈停滞状态,秽气沉积,无路可出。房子如果盖在这种地方,即使门向吉方,进门的气仍然秽多吉少。而且这种房子住得越久,沉积的秽气就越多,风水也就越差。

  但西圩不同,因为四周高山环绕的地方很多,可同时有四条河流环绕的一定不多。西圩的东南西北分别有从杭垓、潘溪、双舍、火旺沟等处流下来的四条溪水汇集,使得西圩的地形极像一只盛水用的葫芦瓢,风水学上叫“聚宝盆”。因为这样一来,流水不仅带动气流畅通,而且气流汇聚相互作用,最终生产出日月精华。此时四周高山不再是阻断,恰恰却成为了靠山,包裹着这团精气不散,使得西圩人杰地灵。

  特别是施家风水源头龙堂山,有诗这样称赞:“龙堂出云云蜿蜒,若山芳杜佩堪结。九女奇峰不易梯,筇枝屐齿拖成蹊。一曲樵歌出上岛,数声渔唱来庄溪。纷纷甲第前村创,雾岭迷离识廉让。雾岭前村咫尺间,山色溪光回相向。此中山水自有灵,人才历历青云上。”

  西圩施家先祖施天相一定得高人指点,才会从安吉晓墅乐平寺举家搬迁而来,最终使西圩成为了西苕溪上游最为古老的一个小镇。

  西圩施家先祖为天相公。关于这段历史,多人已经作过考证,而且是在湖州知府慎镛相送下,慎镛亲作的《送施天相山人详还山》一诗中有:“平生会着几两屐,坐教老作诸侯客。东风为托杜鹃来,贻尔素书裁一尺。上言山人加餐饭,下言龙堂山灵白。去踏松花十里黄,归乘溪水双桥碧……”描写的除了天相公的个人背景外,就是与西圩相关的景致,所以可以作为最好的实证之一。现今保存于安吉县博物馆光绪年修订的完好的西圩施家家谱上,也是这样记载的。还有宋人吴几知写的墓志铭,以及沈孟煊《施廷佐先生家传》云:传主“讳应选,字廷佐,孝丰西圩村人。宋高士天相公之苗裔也。”等等都可以作为佐证。

  由于资料的缺少,现在有一个问题不能确定,那就是西圩施家的一大片上下连绵的房子,是从一开始就建造好的呢?还是从后来的某个朝代大规模改造的?

  据传,原先的西圩施家山庄都是上下相连相通的,从上街头的施家大房到下街头的十门堂,有两公里左右路程,雨天不用撑伞,晴天不晒太阳。为适应山区多匪的特点,西圩山庄周围有统一的高墙防护,上布枪眼,每有敌情,各房通过相互连接的走马楼,调集人马,共同抗敌。要是万一不能有效的抵挡,人员还可从山庄内的密道撤往庄外的大山之中。这样整个西圩山庄实际就成为了一幢完整而庞大的城堡式庄院。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结构,在后来的洪杨之乱中,避免了像鄣南吴家一样几乎全部覆灭的命运。

  西圩施家山庄在当时浙西北和皖南一带十分有名,从后来留下的诸多喝水用的水井和防火用的池塘,及其它们的分布与间隔距离,足可以推见其宏大规模。西圩施家山庄最晚时期的主人施莘任的《早春西圩山店》是这样描写的:晨光动熹微,幽禽弄圆吭。双涧春水生,曲池细流响。峭风薄疏帘,虚白宕明榥。楼高能受云,窗启一延爽。修蛾斗眉妩,翠螺愜心赏。新篁挺万千,园蔬棱三两。南山送青来,排闼画屏敞。中有九疑峰,罗列千冈仰。墟里升炊烟,宿雾閟林莽。只恐元豹藏,灵气欲腾上。

  单从资料看,天相公只是个隐客,一生最大也只是做过湖州知府老师兼幕僚,好像并不具备建造如此规模宅院的能力。但千万不要忘记他的贵族身份,西圩施家的总祠堂就在安吉晓墅乐平寺附近。他号称北宋名将。吴几知所撰墓志就是这样介绍的:天相山人本为吴越名将,大概钱氏纳土归宋对其打击很大,看中西圩的闭塞和山水,因此挈家隐居。

  除了墓志,还有两点一样可以推测晓墅乐平寺施姓为世袭贵族。首先可以从《姓氏纪略》,还有《姓纂》中关于施姓记载中获知:从春秋鲁国君主而来的施姓,其中有一支后来到了浙江吴兴郡,成为了当地望族。如果这个牵强,那另一个可靠很多。我们可以从三国东吴名将朱然的身世推断,出生在此地的朱然本姓施,后来过继给了舅舅后,才改姓朱。封建社会讲究就是门当户对,朱然舅舅家是豪门,施家当然也是。

  但天相公是为隐居而来,似乎没有建造这么大山庄的必要。而且从施家六房建造风格来看,也不像是宋代建筑。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北宋的房子要一直保存到清代,好像也很难吧。

  所以我个人判定西圩山庄的建造可能在明代嘉靖十七年(1538年)之后,因为孝丰鄣南吴家四进士之一的吴维岳留下的诗作中,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记载。吴维岳在中举之前,每年都会往来西圩拜访长者,据说他是西圩施家外甥。从他留传下来的诗作中,对西圩人文的描述很多,但其中没有西圩山庄的内容。还有再晚一点明代人沈级,写过很长的一首诗《西圩行赠施氏诸君》,都已经写到了“广陌连塍急火耕,画栋雕甍矗云起”,却没有进一步展开,是不是也能说明点什么呢?

  所以现在要完全解开这个困惑,只有对墙砖进行科学断代。但是,真还有这个必要吗?(未完待续)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本网电话/0572-5687119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5678888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览器浏览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