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地名和楼盘、民宿名

  省民政厅策划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地有名》。第一部以浙江20个县(市)为单位,从乡镇、村落历史地名中,探寻地方文脉和乡土文化。安吉列入第一批拍摄对象,笔者应邀写了《“安且吉兮”美名扬》之解说词脚本。

  地名是重要的公共信息和文化载体。地名学是融汇地理学、语言学、历史学、社会学的交叉学科。作为历史产物,老地名保留了较多地方文化信息。清代王显承《原乡竹枝词》,民国俞楚石《原乡杂咏一百首》,描写原孝丰县风土人情,涉及许多老地名。对地名的认同,让乡愁有落脚点。而把“徽州”改为“黄山市”,让人“无梦到徽州”。梅溪镇镇政府虽搬迁到了晓墅,但镇名还是梅溪,“大梅溪”不忘“老梅溪”也。

  地名文化对经济和社会发展可提供正能量。城市化突飞猛进,安吉县城建成区面积从原先不到4平方公里,扩展到12平方公里,新增不少道路。在新道路命名上,注重挖掘和利用地方人文资源。如“玉磬路”“古鄣路”“云鸿路”“浮玉路”等,传承地域历史文化。

  相反,地名变更弄得不好就是瞎折腾。文革时期,为体现“革命性”,本地和其他地方一样,一度随意变更地名。如以“红旗、红星、胜利、华丰”等替代老地名。为了“破四旧”,将孝丰改名为丰城。有的为求字面简便,用近音字代替。如将“鄣吴”“缫舍”“五鹤”改为“章吴”“双舍”“五岳”,不伦不类(想必缶翁在天之灵不识“章吴”,民国达人章旭初焉知“五岳”)。好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绝大多数老地名得以恢复。1984年,县地名委员会编纂出版了厚重的《安吉地名志》。该书曾得到安吉名宿郑德涵先生“鉴正”,是一本重要的地方文史工具书。

  地名管理在注重规范化、标准化前提下,一要尊重约定俗成的历史,二要尽量植根当地历史文化,三要符合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心理。这些年,房地产开发风起云涌,有些楼盘在命名上乏善可陈。

  单就递铺的楼盘、小区看,不少开发商追求“高端大气上品位”,或偏好带西方色彩的洋名,多以“封资修”色彩为招徕。安吉这个连三线城市也算不上的小县城,有取名为“篁庭、君阅、御景、天熙、铂金、维多利亚、罗马风情”等各色楼盘。商业楼盘命名固然不必“讲政治”,但这折射了世俗风气,也暗含开发商之图谋——以贵显的“美名”提升楼盘品位、档次。其实,此类刻意标榜“高尚”的楼盘名称,和房奴后备军拉开了心理距离。“篁庭、御景”,和俺升斗小民何干?“维多利亚、罗马风情”,关我炎黄子孙啥事?

  近年来,安吉乡村休闲度假旅游呈提档升级态势,由走大众化路线的农家乐,向精品、高端民宿华丽转身。一家民宿的命名,关系到对外招徕,也体现自身蕴藉的文化品位。对已营运的本地大小民宿之名,笔者不便“任性”地发表意见。有两家规模较大,定位高端的新建民宿,其命名值得点赞。

  位于缫舍和村的“绿山墙”,缘自加拿大女作家蒙格马利的长篇名著《绿山墙的安妮》。这是一部女性成长小说,从主人公安妮的经历,揭示生态主义理想——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与万物构成密不可分的生命之网,人应当平等地对待其它生物;人与人要互帮互爱,共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社会。“绿山墙”之名,既不乏文字上的感性直观,又有绿色文明理念之内涵。在“两山”重要思想发源地,得其所也。

  坐落在上墅乡西坞的“云半间”,以其周围的古树名木、高山涧水为自然优势。那一棵树龄达五百年、树径近一公尺的金钱松,“孤松倚云青亭亭,故老谓是苍龙精。”(元·王冕)因其建筑位于较高海拔的山岭上,平日多云雾缭绕,故名“云半间”。这缘自一首有名的古诗:“千峰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此诗平易自然,活泼有机趣,题旨落在最后那个“闲”字上。而“云半间”不正是“消闲”好去处吗?

  开发商让笔者为“云半间”名下的若干具体建筑物取名。俺黔驴技穷,从古诗词中拈出和“云”有关的名称,聊供择选。如“扪云”——“直从楼上将身起,所欠云间着手扪。”(宋·马之纯)“裁云”——“颇厌人间枯槁句,裁云剪月画三秋。”(明·陈子龙)“篆云”——“元知天上多文字,云篆烟书更不同。”(明·孙一元)其实,还是南朝陶弘景的名诗有味道:“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范某取名,亦可作如是观。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本网电话/0572-5687119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5678888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览器浏览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