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幽 兰

  几场梅雨过后庭中的兰开了,挺立的花柱上五六朵小花,盈盈绿,淡淡妆。

  兰叶细长,呈柳叶形,叶脉清晰可辨,似纤纤女子,绿意可人。花朵形似凤蝶,白花黄蕊,冰姿绰约,暗香散逸,在微微凉风里,入你的眸。

  兰出深山幽谷,萦回在线装的诗经与古谱辞赋里。

  记得幼时曾摹拟《芥子园画谱》,面对几页兰草依样画葫,其中幽姿雅韵,彼时尚难领略。也曾写熟了“芝兰君子性,松柏古人心”这幅对联,对兰花有了一份钦敬。

  后读到清代张潮的《幽梦影》:“梅令人高,兰令人幽”和陶渊明的《幽兰》诗:“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

  初见“幽兰”二字,便闻空谷幽香,感觉这种植物有着一种清芬逸致和空灵意境。眼前时常浮出一幅幅画面:在深山幽谷,皓月当空时,兰静静地开放,如一群临水照影的女子,站在河岸,在风中吟着:“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淡然又温婉地朝着走过来的每一位过客启颜微笑。或是,在肃斋静室,凭几晤对,见其缤纷扶疏,像是于水墨里晕开花的蕊,羽叶披离,衬宣纸的白,有种漫不经心的美,暗香欢沁。

  红尘清浅,每一段遇见,都应该是内心的小欢喜。

  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兰,是在故乡老屋后的山林里。那是六月,印象里是夏日的午后,雨过天晴,在山谷,横空伸出的青石畔生长着一蓬兰草,一两朵清致的小花,淡雅,娴静,依着纤长的碧叶,带着轻灵的气息,闯入了我的眼,似远在云端的一朵白,温柔着缱绻着,不语。

  它仿佛穿过流水光阴,穿过人声与喧哗来与我相见,不说话,只静静地,看我白衣黑发,相对而笑。

  起初遇见的时候,看它一两眼,只觉得素洁,虽不触目惊艳,但眼角眉梢都是小欢喜,那份悠扬的神韵,摇韧的芊华,浅盈盈的,悦然让人如沐春风。才知道,其实,有些花儿是耐看的,像细水长流的爱情,恋着的那个人,笑语嫣然,落在温润明媚的时光里,才真是百看不厌的好,自然有小欢喜,埋于心,于眉,于眼。

  清水的目光迷醉了多少烟雨装帧的诗行。

  仿若,眼前的一抹幽兰,盛着五月的流光,没有酒味,却几乎让人看醉。

  无论,你是千里迢迢的赶来,或者是风尘仆仆的路过,当你举眉邂逅这一片空谷幽兰,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近读张志和的《渔歌子》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这般悠然景致,犹如杏花疏雨过眼,让人陶然忘机。这种境界,如幽兰,在无涯的时间荒野里,落地生根,自开自谢。素白没有被尘埃染色,安静没有被喧嚣淹没,洒然妥帖,清欢自得。潇潇风霜也未曾揉损它冰清玉洁的模样,一片山水润兰蕊,缓缓绽开的芳姿,薰透了岁月的水淡天长。

  “夜来月下卧醒,花影零乱,满人襟袖,疑如濯魄于冰壶。”

  彼时,似听有人在弹古筝,一曲《一帘幽梦》,带着淡静的香味,风拂处,余音悠悠荡荡落在心里,便有了一种清逸的远意。

  春远去,节气已过夏至。

  月光如水,花影参差。庭中兰叶郁郁青青,长势繁茂而温雅,像青绿的墨,泼在六月的枝头。四五朵清妍小花,将开未开,幽幽叠在如薄绸襟袖的叶上,亦是如锦般雅致,秀丽。置身其中,看着风来,花颜明净,叶子翻梦,有闲散的声音随风而落。

  脑海里飞过一个念想,我若是在六月给你写信,什么都不用说,只落笔“幽兰”二字,寄到你的手上,你一定都明白,我的心早已悄然漾起一泓春意。在这五月,在这个蝉声暗涨的夏天,就这样温柔轻快地绿着,这样一意孤行地香着,与岁月相宜静好。

  或许,只是为了能给自己保留一些幽兰一般的清和纯净,为了将思念在一张素白的纸笺上恣意生长,散发出绿意幽凉的芬芳,抵达你的夏天。

  此刻,夜色琉璃。低眉看足下,苔痕映花,有温和舒愉的底色,描着春生薄然的碧叶,上面点缀馨香幽素的瓣朵,恬静、宁好,恍如晨梦……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本网电话/0572-5687119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5678888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览器浏览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