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安普”和蓝青官话

  某个失恋的南宁小伙子,在视频中将“难受想哭”说成“蓝瘦香菇”,立马成了网红。方言地区的人,用很浓的方音说普通话,难免闹出笑话。

  上世纪末,国务院实施太湖流域零点整治行动(由此“倒逼”安吉走上生态立县之路)。县电视台报道安吉的相应举措。县府办主持该事项者,在庄重场合面对话筒,将“太湖流域”念成“太湖流xue”。呵呵,“太湖流‘血’行动,现在开始”,惊竦片开演乎?有个普通话不准的的大学老师,在讲台上饱含感情地朗读一首《卧春》的诗,并要求学生记下来:“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一个山东同学的笔记是:“《我蠢》——俺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呆驴。”

  另一方面,方言又给人际交流带来不便。有个初来上海读大学的北方男生进了电梯,跟进一个上海女生。她张口就说:“搂搂抱抱亲亲好么?”男生大惊,没想到上海姑娘如此开放,匪夷所思又不敢妄动。姑娘白了他一眼。男生后来把这事告诉室友。一上海同学解释:“伊的意思是,六楼帮帮揿揿好伐。”

  推广普通话(简称“推普”),《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有明文规定。1986年,国家将此列为新时期语言文字工作的首要任务。经国务院批准,自1998年起,每年9月第三周为全国“推普”宣传周,迄今已有二十个年头。中国方言众多,“推普”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今,在国家大力“推普”的背景下,再加上电视、网络、手机等传播和交流手段的突飞猛进,民众普通话水平显著提升。拿江浙一带来说,90后新一代,说普通话已是从小习而惯之的话语方式。江浙地区普通话的普及程度及整体水平,不妨可视为“率先进入基本现代化”的标尺之一。但由此引发的问题是,当新一代普遍不会或不愿说家乡方言时,显然意味着某种地方文化的失落或湮没。江南原是“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调”。乡音无处闻,何以遣乡愁?安吉电视台有一档方言节目《夜夜不落空》,不知收视率如何。

  南方人说普通话,通常夹杂着方音,旧时称蓝青官话(“蓝青”喻不纯粹)。鲁迅在《海上通信》中说:“同舱的一个台湾人,他能说厦门话,我不懂;我说的蓝青官话,他不懂。”新中国成立后,主政原安吉、孝丰两县的,多为山东南下干部。后来的安吉干部不乏说蓝青官话者。改革开放后,本地县处级领导的普通话日趋“标准”。1999年,人事部、教育部、国家语委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国家公务员普通话培训的通知》,要求1954年后出生的公务员接受普通话培训,达到普通话三级甲等以上水平。而80年后出生的公务员,此类培训已无必要。

  安吉普通话俗称“安普”。如今五十开外的人,哪怕受教育程度不低,讲起普通话来也大多不那么地道。属北部吴语区苕溪小片的安吉方言,除了“前后鼻音不分、平卷舌不分”等共性,还有“l、r”或“l、n”不分的现象。难怪东北人觉得“江浙皖的网友讲普通话,跟含块糖一样秃噜。”有的当爷爷奶奶的,带孙辈时,用“安普”教小孩说话,儿子媳妇会嫌老一辈普通话不标准。

  “推普”工作固然需要更广泛、深入地推进,但方言土话的全面溃败,标志着地域文化的渐趋式微。60、70后,一般会说方音土语。80后有的会、有的不会,至于90后(遑论00后)绝大部分不会。湖南卫视的汪涵,虽是电视主持明星,也是地方语言保护者、方言代言人,曾主持方言类节目《越策越开心》。近年,他出资近500万元,在湖南发起一项方言调查——“響應”计划。在他看来:“普通话可让你走得更远,走得更方便,但方言可让你不忘记自己从哪里出发。普通话让你交流顺畅,而方言让你感到温暖。”信然!

  为1994年版《安吉县志》撰写“方言”一节的安吉籍方言学家鲍士杰先生,在志书中说:“县内移民后代大多能说两种方言,在家或在同乡人中说祖籍方言,在外则依语言环境说当地流行的某种方言。”这现象在安吉的温州(主要是平阳)和河南(主要是光山、罗山两县)历史移民后裔中最明显。但此类情形如今在本地年轻人中几乎失传。方音和乡愁,“两头不着扛”。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本网电话/0572-5687119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5678888 | 邮箱/ajnews@163.com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览器浏览本网

安吉新闻集团